何凤娟
何凤娟
    何凤娟,女,中共党员,香河县第二中学教师。先后荣登“2009年中国好人榜”,获得 “廊坊市第二届十大孝星”、“香河县十大孝顺儿媳”、廊坊市教书育人先进个人等荣誉。
    何凤娟的父亲于1998年大病一场,得了肾病综合症。父亲尚未痊愈,她母亲又于1999年得了糖尿病。生活似乎一直都在考验她,2003年春,就在“非典”尚未危及到我们之时,灾难再次降临在她的身上,2003年3月30日,她唯一的哥哥出车祸去世了。同年10月嫂子就带着两个侄女改嫁了。于是她和丈夫就担起了照顾二老的担子。
    人常言“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”,有时她自己甚至也觉得生活于她未免过于残酷了。2004年秋她公公因心脏病,做了介入手术,放了两个支架,花费十余万元。时隔一年多,婆婆因脑血栓,左半边身子无知觉,通过治疗但仍不能自理。婆婆刚出院三天,母亲又因脑血栓住进了医院。2006年7月下旬公公因出现脑血栓症状住进了北京市宣武医院,并要求做颈动脉支架手术,住院押金六万元。这无疑雪上加霜。面对庞大的住院费和捉襟见肘的生活,夫妻俩在医院陪护的日子都睡在楼道里,这样除了可以省下住宿费还可以随时看护老人。公公住了一个多月的院,丈夫在北京陪护,她在家里照顾不能自理的婆婆和年幼的孩子。公公做了支架后再也没能坐起来。她和大姑姐一起照顾老人,由于她大姑姐身体不太好,所以照顾老人主要她做,整个病区的病友和家属最初都以为她是女儿。
    老人是躺着回到家的,两位老人都躺在老家的病床上,每天旱上5点钟,她就要起床做饭,洗尿垫,给老人洗脸刷牙,晚上还要给公婆洗脚、擦背。为了让老人身体能恢复得更好一点儿,虽然在北京已经花费了十余万元的治疗费,但是夫妻俩借钱又将两位老人送到县医院康复科进一步治疗。由于不见起色,半个月后她将老人接到工作单位后面的家属院。家属院条件比较艰苦只有里外两个屋子,还要做饭,她将老人安排在里间,自己和孩子则睡在做饭的屋子里。
    三十多岁正是工作中的骨干,在单位里她教着两个班的数学课,当着班主任,年级组长,教研组长。在家里,两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。而丈夫在县城工作,不能及时回家,她必须一个人来面对所有的问题----不论是工作中的还是生活中的。每天夜里都要起来几次为公公换尿垫,天还没亮,当别人还在睡梦中时,她就早早的起床,帮婆婆穿衣服,为公公洗刷夜里换下来的床垫子, 然后还要为他们洗脸刷牙,做饭,帮孩子洗漱,送孩子到学校。这样她也从来不曾迟到。生活的压力使她迅速地衰老了,但她仍然那样乐观,工作中仍然一丝不苟。同事中那些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慨叹说:“何大姐的承受力,让男子汉都佩服!”她的坚韧也换来了成果,生活中她家是远近文明的和睦家庭。工作中她是学生和家长争相传诵的好老师,她的成绩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肯定,多次获得县政府嘉奖奖励,师德标兵和骨干教师称号,在青年教师优质课评比中获二等奖,她的课件,论文,和课题也多次获得国家,省,市,县级的奖励。
    2007年8月,何凤娟来到了县城工作,她和丈夫可以一起伺候老人,但一开始两位老人不能适应楼房里的生活,只能在外面租房子住,夫妻俩又要跑在两点之间,而老人的病一分钟都不能离开他们。于是她又给公公婆婆做工作把他们搬上了楼,由于空间有限,保姆住不下了,所以伺候老人的事只能自已来。有几次一个晚上起来七次,结果第二天她自已的血压都高了。晚上睡觉前要给他们洗脚、洗脸,还要给公公擦洗身子。老人这一病,使得年轻的她抛开了儿媳与公公的界限,多年如一日的照顾着老人。
    何凤娟和丈夫共同赡养着四位体弱多病的老人。她不曾被生活打倒,面对困难和压力,她依然乐观的工作着,生活着。她从点滴中关爱着老人,在困境中扶助着老人,用善良的心、炽热的爱、无私的行动,支撑起了老人的一片天空,写下了一篇感人至深的尊老诗篇,奏响了一曲令人叹服的敬老乐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