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学玲
苏学玲
    苏学玲,女,49岁,广阳区北旺乡东户屯小学教师。2008年工作成绩显著,被广阳区政府授予嘉奖奖励。
    工作是她担负的责任,丈夫是她生活的支柱,两者对于她来说是同等重要。她爱她的工作,学生每取得些许成绩和进步,她都有一丝成就感和光荣感。她敬重她的丈夫,他遮风挡雨、不畏辛苦,留给她和女儿的是关爱和温馨。她的肩膀很弱,从没想到有一天会挑起一副重担:一头是几十双渴望的眼睛,一头是不能自理、神情呆滞的丈夫。
    她的丈夫于2010年1月22日突发脑梗塞的,当时意识模糊,失语,不能活动。经过重症监护室的抢救及几个月的治疗,一侧肢体恢复功能,语言功能恢复。本已看到了希望,但没想到二次复发,语言功能丧失,肢体活动受限。两次治疗,累计花费十余万元,经济状况堪忧,她们只能选择出院进行康复锻炼。
    家庭的重负一下子落到了她柔弱的双肩,女儿要高考,丈夫已中风,还有一个双目失明的婆婆,她想哭都找不到地方,孤单、无助,她绝望了。可是生活不会因为某个人的苦难而停止,生活还得继续,咬咬牙,挺起胸,坚强地走下去。
    她要照顾丈夫,丈夫起初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,只能卧床,每次给他换尿垫、擦洗身体后,她都要出一身汗。她还要给他按摩,帮他进行康复锻炼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,他能在她的搀扶下慢慢地走路了。这期间,她还要挤时间去照顾婆婆,尽一个儿媳的义务。在她丈夫病一年的时候,婆婆去世了,她又在大家的帮助下,送走了老人。
    丈夫得了病,是不可改变的事实,她要承担起照顾丈夫的责任;学生在课堂等她,她要回到课堂,教书育人、履职尽责。于是经学校领导批准,同意她带着丈夫上班了。
    但往日普通的上班、下班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就不一样了。她需要每天要五点钟起床,给丈夫穿衣服、刷牙、洗脸、做饭、喂饭(因为丈夫有糖尿病所以一日三餐必不可少)、服药、大便,早晨一套流程每个环节都不能少。七点多她整装出发(她骑着三轮车带丈夫上班)。天气好的时候还好说,每当遇到雨雪天气就困难了,雨雪中行驶非常难,而且通往学校的道路泥泞不堪。一次雨中刚到半路三轮车胎被扎,她推着车轮没气的三轮车带着丈夫,一步一滑地向前走,这时流在她脸上的不知是雨水、汗水还是泪水。因为雨天路上修车的都已收摊回家,用了一个多小时她们才到家。本该休息一会儿,可看着被淋湿的丈夫,她又赶紧给他洗澡换衣服。之后又去门口的修车摊敲门,补三轮车的车胎,为第二天的上班做好准备。
    到校后的状况与曾经也有很大不同。她需要提前一些时间到校,以便于在上课前将丈夫安顿好。上课铃响之前,丈夫是她忙碌的中心;上课铃响之后,课堂就是她的主阵地。她精心上好每一节课,细致批改每一份作业。她时刻关注学生的心理、行为变化,适时引导、修枝剪桠。一次,课间她正在教室和孩子们做游戏,一位老师跑着来喊她, 原来她丈夫已摔倒在地,同事没能扶起来,于是她迅速跑回去扶起丈夫,拍打掉他身上的土看着他,心疼地问了句“摔疼了吗?”丈夫傻笑着,意思是“没事”。她放下了丈夫又回到了课堂上。
    丈夫随她上班不应成为工作滞后的借口,只能成为工作前进的动力,她要干得比以前更出色才能对得起“人民教师”的这个称号。一次,她丈夫生病上吐下泻,夜里要去厕所,还没有走到厕所,已经坚持不了了,弄得卧室、客厅都是大便,不小心滑到了,更弄得浑身都是大便,她一个人怎么也扶不起丈夫,只好半夜去叫邻居帮忙。之后她又给丈夫洗澡,收拾屋子,一切妥当之后,天已将亮。为了不耽误工作,她只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,早晨和往常一样去上班。
    同事们的态度与以前也不一样了。同事们对她的关心更多了。每每遇到一些问题,总是嘘寒问暖,出谋划策,怎样康复最佳、什么饮食恰当等等给出了不少主意。遇到雨雪天,有车的老师主动联系她,问她是否要搭车,省却了她上班途中的辛苦。同事们也都惦记着她丈夫,每次路过她宿舍时都向屋里看看,看是否有什么异常情况,每当看到这些情况,她心里都是暖暖的。
    由于上班时间她要尽可能多地和学生在一起,所以很少能给她丈夫做康复锻炼,每天下班吃过晚饭后,她要帮丈夫做两个小时左右的康复锻炼,帮他尽量地再恢复一些肢体和语言的功能,同时也控制他病情的发展。一天下来,她虽然很累,但她觉得很值。
    在领导的支持和老师们的帮助下,她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,丈夫的身体也在朝好的方向发展,这是值得她欣慰的地方,也是她今后更加努力工作的动力。可是,2015年的8月16日,她的丈夫又突发脑出血,她再也没能留住他。但是她决定化悲痛为力量,把她全部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,让她的工作更上一层楼。